蔗虹

writewinter:

有句话憋很久了,其实也是提醒我自己:现在无论是快销的影视作品还是网络文学,人物形象扁平得越来越厉害了,特别是女性角色,必须要连一点点私心和自己的性格都没有,完全按照真善美的中庸标准刻画。忽视人性塑造典型人物,不仅束紧了创作者的脖子,甚至对人性本身就是一种摧残。


体贴,理解真实的人类,矛盾的复杂的人类,不仅是对他人的一种关怀,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拯救。


需要明白的是:我们几乎不可能成为圣人,我们内心极大可能压抑着灰暗糟糕的情绪,但我们仍然值得生活,值得被爱,值得过完自己唯一的人生。
他人同样也是如此。


无论是恨不得倒三吨洗衣液把性格矛盾复杂的人物洗刷成单一性格,还是看见角色动不动就按上婊,渣,贱的标签判处死刑。这些都是很轻率不负责任的做法,你在否定人物的人性展现的同时,也杀死了你自己。


这是一个没有圣人的时代。


如果你不能背负圣人的王冠生活直到死亡,那就别把它按在任何人的头上。


话说回来,如何真要按照婊不婊的标准划分,大批中外名著中的女主角基本上都要被枪决了,朝秦暮楚或者说撕掉贞操带解放自己对爱情的渴望,甚至是八十年代女性文学的主题之一,不说八十年代,哪怕是青春之歌的女主角都经历过三个男人,这笔账要怎么清算呢。


文学需要典型人物吗?是的文学需要。
我们需要看见真实的人吗?是的我们需要。


你我都心知肚明,我们是活生生的人,受过伤害,被轻视过,得到过珍贵的亲情和友情,有时候也会被他们所伤。我们努力地生存着,会艳羡或嫉妒比我们优秀的,会自负,会幻想,会在愤怒的时候口不择言,都让关心过我们的人受过伤害。


但也会流泪,会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一个也许永远不会爱我们的人,会对天真可爱的儿童露出情不自禁的笑容,会敬佩英雄,会因为看到日渐年迈的父母而悄悄心酸,会为不公愤怒呐喊,会对未来犹豫迷茫。


我喜欢你,是因为你有这样那样的缺点,可你仍然是你,所以我仍然喜欢你,为了感谢认可了这个不完美的我,所以我喜欢你。


人与生活的搏斗已经格外艰难,人与人之间,就让理解换来理解吧。


渡人即渡己。

风禾尽起:

大概是求扩散——
请您点一下小蓝手或是转载到主页!
图源空间已授权
保护哥哥们吧😭❤

【社园】克利切日记(五)

觉得自己真的咸鱼咸爆了。(:з」∠)_

5月24日     阴天
因为我在逼仄的巷子里生活,所以没有院子什么的,只好到远一点的郊外,找个好点的地方,把这些向日葵种子播下去。我想,种在克丽丝看的到的地方会比较好。刚好今天是阴天,今天就算挥动铲子一上午,也不用受热辣的太阳的折磨。不知道今天艾玛小姐在干什么呢?希望这些向日葵能快点长出来,好让艾玛小姐看看我种的花。

5月25日    雨天
钱又用完了,今天应该有很多机会从那些行动笨拙的胖子身上得到些。

5月26日     阴天
克莱因这只傻猫离家出走了。没错,那只猫,我把它取名克莱因了。估计那家伙是出去泡母猫了,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它,可能不久要给我带一窝小猫崽回来,我可没打算养这么多无谓的东西。还是去郊外照顾一下我的向日葵种子吧,要是已经发芽了就太好了。哈哈,开玩笑的,怎么可能这么快。

5月27日     晴天
种子的生命力让人惊叹,前几天才播下的种子,今天居然就冒芽了!象牙白的芽儿,有的能看见嫩绿色了,很可爱。但是,还是艾玛小姐最可爱,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!到了她家,等了3小时也没在花园等到她,太阳热得啊,我把这烦人的领带扯松,抓着胸前的衣料扇下风。我在这一片儿的名声不太好,艾玛小姐要是被别人知道她认识我,不知道会不会被编排。所以,我还是不敢敲门。从2楼的窗户,隔着被翻弄的窗帘,传来一些东西被砸的哐当响的声音,我很担心,会不会是艾玛小姐遇到了过分的事情。希望只是家里的宠物在调皮捣蛋吧。

5月29日    雨天
算下日子,有整整一个星期没见到艾玛小姐了,不知道她现在在干嘛呢?还记得克利切吗?哎,好想见她,要是我有一份正经工作,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去见她了!对了,就是这个,我觉得艾玛小姐值得我这样去做。那么问题来了,有什么工作,是适合我做的吗?或者说,有什么工作是需要人手的吗?报纸上的工作,我好像都不符合要求。

5月31日     晴天
那只傻猫终于舍得回来了, 真没出息,不仅没有给我带回来它的女朋友,还惹得一身伤。不会是又去惹那群疯狗了吧。真会给我添麻烦啊,你说你,没事找它们打架干嘛,又打不过。

【社园】克利切日记(四)


这个文剧情算私设啦,基本和官方设定没有联系,不要较真。这章充满恋爱的酸臭味2333

5月22日    晴

在偶然在一户人家的花园附近,看到了之前那个女孩,她似乎没有上次见面时候那么呆愣愣的了。但是她看上去并不开心,一个人蹲在花园拿着铲子掘着土,给我的感觉像是想去一个什么地方,但是又被什么限制着。我不想再像上次一样错过她了,要是再也遇不到她了怎么办。于是我鼓起勇气上前搭话了。

我隔着花园的栅栏对她说,嘿,今天天气真好,你在干什么?
唔,我知道这开头很不好,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更好的开头是什么样子的。

她抬起头,狐疑地打量了我一下,看起来对我十分戒备,食指搭在嘴角边上,好像在犹豫要不要搭理我。

我想可能是我的外观太可疑了,她该不会把我当成人贩子了吧?但是她这个样子真可爱啊。

我咳嗽了两声以冲淡尴尬的气氛,为了不那么被戒备,我决定要让她认为我不是为了接近她才和她搭话的。这样会比较方便交朋友。

我有个妹妹,她很喜欢向日葵,所以。。。我听到机灵的我这样说。

闻言,她果然没有那么戒备了,对我微微一笑说,原来你的妹妹也喜欢向日葵呀?应该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吧?

嗯,,,是的,她叫克丽丝,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。你和她长得很像。

她捂着嘴偷偷笑了,谢谢你的赞美,我叫艾玛·伍兹,叫我艾玛就好,等我得到叔叔的同意,下次可以请让你的妹妹来找我玩,我们可以一起种向日葵。

看着她在阳光下的笑脸,又想象出如果克丽丝没有去世,那副场景该多好。。。
感觉到自己好像又要哭出来了,真是没用啊。

我控制着自己的表情,接过话头,嗯,我叫克利切·皮尔森。我想有机会的话,她一定很乐意认识你的,艾玛小姐。

她好像突然想到什么,叫我在这里等一下,就直接跑回屋里了,没过多久又回到我们谈话的栅栏前,超乎我想象中的热情,她把一包向日葵的种子递给了我,说,这个是以前我种过的向日葵留下的种子,向日葵每天望着太阳,而且它们就像太阳一样温暖,有活泼的颜色。我希望它们也能装饰你们家的院子。

我伸过手接住了它们。它们,,,是我第一次收到的,别人自愿给予我的礼物。

我又开心又有点儿惊慌,我身上有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吗?我慌慌张张地摸了摸全身的口袋,噢!太好了,口袋里剩有两颗糖果,简直太好了!但是转念一想,这两颗糖果会不会已经被我的体温热熔了呢?这实在让我不好意思把它们拿出来。。。

额,艾玛小姐,你喜欢吃糖吗?

她的微笑突然僵硬了,眼睛微微张大盯着某个地方,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,她好像楞神了,我小心出声试图让她回神,艾玛小姐?

嗯?啊,抱歉。。。我,我喜欢甜的东西。以前我爸爸总是担心我的牙齿健康,不让我吃,但是我每次生气,不开心的时候他又会给我买一大包,真是,他也是有够矛盾的对吧。哈哈哈。

感觉我好像让她想起了些伤心的事情。但是我也不十分了解到底是什么事情,只好也尴尬地哈哈哈笑了一下,那个我这里有两颗糖,刚好你喜欢吃甜,虽然可能有点熔化了,但不介意的话,请你收下吧。

我紧张地掏出那两颗糖,放在她手心的时候,觉得松了一口气。

嗯,谢谢你,克利切先生。

嗯嗯。不用谢!那,那我先走了!

嗯,再见。她朝我挥手。

真是奇怪,我竟然不敢看她的眼睛,我平时不是以自己厚脸皮的程度为自豪的吗?

回家的路上,我还没有平复活蹦乱跳的的心,这种感觉很奇妙,艾玛小姐就像有魔力一样,我变得不像我自己了。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吗?或许我下次见她之前应该好好刮下胡渣,打个领带,好好装扮一番。

【社园】克利切日记(三)


PS:终于,让园丁露了个面。依旧慢节奏。。。

5月11日     雾

报纸上说昨天镇上的密涅尔工厂发生了一场大火,巨头之一的里奥先生一夜间家破人亡,但是现在谁有余暇去同情他人呢,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未可知呢。

5月12日      雾

今天是克丽丝死后的第7天,我在路上摘了一把看的过眼的白色小野花,去看望她了。走的时候,注意到有一个小孩一直窥视着我,我假装没有看见,但是却留意他到底想干什么,要是他敢侮辱你的话我绝对不轻易放过他。原来他是馋着想吃糖,趁我走了就把你的糖拿走了,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反正如果他不拿走,也是会有别的乌鸦,蚂蚁之类的消化掉,我记得你最讨厌乌鸦了,所以就当做你送给他的礼物吧。

5月18日   晴

久违的晴天,让人心情舒畅。
在一片随处可见的废墟遇到一个和你相像的女孩子,使我不禁想到你如果活着过多几年,就会是这幅样子。祖母绿的可以令人心情平静眼眸,亚麻色的软软的发,还有脸上可爱的雀斑。唯一的不同是,这个女孩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,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,愣愣的坐在轮椅上,看上去没有生命的气息。一个戴眼镜的有着难看的龅牙的男人推着她,似乎在清点什么。我猜是这个世道太残酷了她才会这么没精神,所以我想要帮助她,如同想要在暴雨中给一朵娇花撑伞。虽然听起来很傻,但是我清楚我内心的声音。

5月20日    晴

昨天我又一次行动成功,家里又能有一阵子不用愁了。那只傻猫又在我门口晃悠,看着它碧绿的眼睛,我一时兴起,决定抱着它,或许它能逗那个女孩笑呢,给这只猫做了点简单的清洁,过程中它似乎想挠我,但是终究没有下爪,或许它是有灵性的。带着它又一次去到那个废墟,却没有遇到那个女孩了,有些失望,要是上次跟她搭上话就好了。
把猫放下后,这家伙却又不肯走了,缠着我的脚喵喵叫,它也想寻求庇护吗?好吧,看在最近家里的经济还过得去的份上,暂时留着吧。

【社园】克利切日记(二)

依旧慢节奏,想写啥写啥。这章园丁还是没有出现。。。

5月5日      阴

我从来没意识到,死神可以这么轻易地从我身边夺走我精心照顾多年的妹妹。已送到诊所,她就被隔离了起来,我不顾医生的反对,坚持陪着她,希望她能有所好转。但是现实是残酷的,我忘不了她死之前,紫黑色的皮肤,紧皱眉头,满脸痛苦的神情,都是我的错,要是早点送医或许她就不会死了,搜刮完身上每一分钱以后,她变成了我眼前一块十字架形状的石头。我的眼睛已经干涩到流不出任何一滴液体,这个世上是如此灰暗,我是否应该立刻抛弃它,去天国照顾她?不过,我做了那么多坏事,大概不能到她那里了吧,估计要被扣留在炼狱几百年。所以,请原谅我吧,妹妹,哥哥我是个没用的懦夫,暂时拿不出勇气,不能立刻去你身边。

5月7日     晴

不论如何,生活还是在继续,我身无分文,为了生存,我又一次做了神不能原谅的事情。以前,我可以默念,这都是为了我们的生活,况且你才9岁,但是,最近我才发现我可能本身就不是一个好人,为了自己,我也不管不顾地犯下了罪行。下炼狱后的受罚时间又增加了多少年呢?这烈阳下我能明确感受到有什么强大的邪恶的厄运在酝酿,使人精神萎靡,身体不适,更多的人出现了和你一样的症状,倒下了,在烈日下,散发着腐臭的味道,真让人焦躁。

5月8日       阴

还记得那只逞能的猫吗?它竟然没有死去,今天又出现在餐厅的后门那里,翻找垃圾。要是你的生命也能和它一样顽强该多好,我想念你那带着雀斑跳舞的笑容了。

5月10日     雾

今天在街上遇到有人在念报纸,就留意了一下,我才知道了最近街上大部分人的死因,包括你的,原来是黑死病夺走了你的生命。我恨它!战争让人受的苦还不够多吗?上帝要是还在的话,就请你不要再这样玩弄我们了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中,人人惶恐,真的,受够了。

【社园】克利切日记(一)


私设慈善家和园丁年龄相仿16岁,慈善家有个妹妹克丽丝9岁,一战战后背景,节奏非常慢,想到什么写什么系列,可能没什么亮点,如果有人看,我就很开心了。园丁暂时还不会出场。

4月30日    阴天

今天在门口抽烟的时候,看到一只野猫在翻垃圾桶找吃的时候被两条悍狗围攻了。但是它居然没有退让,而是把背弓得像紧绷的弓,长尾绷直得像法棍,毛发脏兮兮的,却衬得它墨绿色的眼睛又凶又亮。很奇怪,难道它不想活下去了吗?这种抵抗的行为毋庸置疑会惹来更加剧烈的攻击。我在一旁静静抽着烟,等着这场力量悬殊的战斗的结果。果不其然,野猫很快就被撕咬得遍体鳞伤,奄奄一息,两条悍狗搜刮完垃圾桶里的肉料,自顾自地离去了。虽然是意料中的结果,但是我还是有点莫名的失望了,深吸一口这我所能负担起的劣质香烟,烟雾缭绕的四周,感觉天空更加阴沉沉了。我以为我早已经丢弃的可耻的同情心这个时候发作了,摁灭了烟头,转身回家拿了点面包,虽然分量可能连喂不饱它,放在那只愚勇的猫旁边。

5月1日     阴天

放在柜子里的食物被可恶的耗子啃了,真让人头疼。有报童问我要不要买份报纸,我嗤之以鼻,我可不会随便浪费钱去买粮食以外的东西。傍晚的时候,克丽丝跟我说她不舒服,看样子应该是发烧了。

5月3日      暴雨

今天妹妹的病好像更加严重了,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发烧,结果躺在床上休息了一天却使病情加重了,上吐下泻,身体发热得厉害却还一直哭着说哥哥我冷,我想应该得带她去看病才行,不管这会不会花光上次我好不容易得来的钱。背起她,打开捡来的伞,天气恶劣得这让我有点手忙脚乱,毕竟我不想让她被那脏黑的雨淋到,必须格外小心。思考了一下,决定向黛尔医生的诊所赶去,但愿那个新来的护士打扮的女人不是庸医。

交党费。。。
安慰失去父亲的园丁
社:别哭了,克利切会陪在你身边的。

哇,买到了,这个超好吃。🍓很有草莓味,良心啊。大小姐也好可爱~虽然被我一边走一边拍拍糊了(:3_ヽ)_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德古林那: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









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









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












今年我高一。












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









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









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









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












不仅如此,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。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,无一幸免。















顺提一句,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,并以此为骄傲。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,种种纠缠,被拒后崩溃大哭,吵着要跳楼。现在,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。















更为可怕的是,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,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。















包括我。















于是呢,那天中午,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,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。















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,后来更是当众叫嚣:“你要什么呀,要我的命吗?”















我说抱歉,你这条命,谁稀罕要啊。















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。班主任警告了她,又让我们不得声张。















从此,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。















这一年的一月末,她才给我写了一封“道歉信”,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,洗白自己,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,“重新成为好朋友”。















班主任呢,劝我放下,劝我原谅她。















我呸。















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,以后若再评论他人,以命相抵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我去你妈的。















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,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?







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种名为“言语欺凌”的犯罪。







被她辱骂过,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,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。







其余的人,要么体格瘦弱,要么性格怯懦,要么没有后台撑腰。







而她呢,家长疼爱,要什么有什么。







老师?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嘛。







更多更多的,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,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。



在这里,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,让导师转身。我知道,比我更惨的孩子,还有好多好多。



救救孩子。



如果见到校园暴力,请尽量拔刀相助。



至少,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,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。



有一份光,发一份热。



【拒绝校园暴力,从你我做起。】

最后,请务必点点小蓝手,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。

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。

或许,您的举手之劳,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。